待我登科跃龙,皓令天下,看你执玘子素雅

【丹法】从始至终(HE必须,一发完)

前两天去看了《大护法》,一出场就萌上丹法这对了////

这个故事接彩蛋,彩蛋我个人理解是彩姐姐把罗丹复活了,所以就从罗丹复活后开始。

造就了大丹杀人不眨眼的经历有dalao猜测,罗丹就是红胖子讲述的黑石头投入井中整个村子互相残杀的故事的幸存者,我就借用这个猜测,另外再在罗丹这段少年经历中加上护法,就是罗丹少年设定。

就是罗丹从小到大单箭头大护法了23333

感觉动漫中头发挡脸帽子挡脸的真面目都是大美人,于是我就也把大丹设定成大美人hhh

大丹总感觉是那种表面面瘫其实心里戏很多的人,红胖子当然是个傲娇啦2333

作为一个丹厨法厨,HE必须☆

就这样,以下开始

0.

“你是为了杀人而杀人吗?

你一定和我一样,背负着与众不同的秘密在活着。

你的眼睛告诉我,仇恨、和恐惧。

那是什么样的经历造就的?

而后再用杀人来掩盖这种感受吗!

你敢不敢问自己到底要去哪里!

背负着恐惧寻找的终点,非要是末路吗!

你能听到吗?

你还能听到吗!

你还有勇气直面你的恐惧吗!”

1.

“醒了?”坐在床沿的女人翘着腿给烟斗添了些烟丝,然后点上火吸了一口,吐出弥散的烟雾。

罗丹坐起来,看了彩一眼:“谢谢。”他没有多问彩是怎么把自己复活的,他只是有点好奇大护法是怎么杀死自己的。

但如果是他拥有这样的能力,也不足为奇。

罗丹下了床,向门外走去。彩瞥了一眼他的背影:“那年你救了我,我本想用余生来报答,但没想到如今我也救了你一命,咱们就互不相欠了,我也就不妨碍你走阳关道了。”

“况且你的心中也从来没有过我。”

罗丹一直向前走着,直到出了院子,翻了山头,没有回头,也没有反驳。

2.

罗丹在路上,不管是休息还是杀人都在想大护法对他说的那段话。

也相随的总想起那时。

他那时很小,随母亲住在一座村庄,生活过的无比平静。

直到一天晚上,他偷偷跑出家,想去林子捉两只萤火虫,没想到隐隐约约看到一人往大槐树下的井中投了一块类似石头的东西。

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他因为玩的累了,干脆在林子里睡了一晚,待他第二天中午从山上跑回村庄,却发现原本应热闹的村庄寂静一片,他吓得急急忙忙往家赶。

他回到家却没发现母亲的身影,他胆战心惊的随着血迹来到了厨房,刚迈进了两步就看到一道身影张着大嘴露出浸满鲜血的牙扑来,他想都没想从旁边的菜板上拿了一把菜刀砍向这人,血溅了他一身,人也扑倒在他身上。他把那人扶起,却发现这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母亲的面容,母亲的嘴还维持着要咬向他大张的幅度,滚烫的鲜血还在不断地滴上他雪白的长衫。

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崩溃地哭嚎起来。

但突然从他背后伸出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他连完整的一声都没发出来。

手的主人从黑暗中走出来,是一个身着红衣的小胖子,他紧紧盯着罗丹,手没有松开:“别出声!你是不是傻?!不知道外面都是这种东西吗?你一出声他们就会冲进来把你撕成碎片。”

罗丹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一直流泪,泪滴到了红衣人的手上,他像被烫到一样,立刻松开了手,倒退了一步。

红衣人可能感觉到自己的反应太大了,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咙,小声道:“你是这个村子的人吧?除了你之外的人都疯了,他们互相撕咬,直到死才安静下来。你一个小孩子家家自己出去太危险,我把你送到外面吧。”

罗丹还是沉默不语,红衣人叹了口气,牵着罗丹的一只手,带着他开始疯跑起来。

从那时接近崩溃的边缘,到之后被改造的痛不欲生,那只手带给罗丹的温暖,是支持他活下去的根源。

一路的打打杀杀,他们终于逃到了村子入口。

“啊终于远离他们了,咱们走吧。”红衣人伸了个懒腰。

罗丹摇了摇头。

“哈你不跟我走难道要留在这儿不成?是不是脑子被吓坏了。”红衣人跳到罗丹面前,皱着眉戳了戳他的眉心。

罗丹低下头,僵硬地开口:“谢谢。”

红衣人瞪了他一眼,想了许久又像放弃一样地泄了气:“那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罗丹一直盯着他远去的身影,一直到他的身影小得再也看不见时才收回目光,却看到身前的土地被打湿了一大片,颜色斑驳。一摸自己的脸,之前早已断流的泪水不知为何源源不断地滑落脸颊。

艳阳高悬天空,他却浑身冰冷。

妈妈,下雨了。

3.

“哇怎么是你?!你没死?!”大护法喷了坐在对面的罗丹一眼水,“你你你是还想继续打吗?我不奉陪!”

罗丹轻轻摇了摇头。

其实之前打斗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想要看看经过这些年自己是否能与他比肩而立,结果自己的死亡否定掉了这个愚蠢的想法。

打伤他也是自己病态的执拗的想要他记住自己。

也是个愚蠢的想法。

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那你想干什么?”大护法警惕地看着罗丹。

那就由着自己此时冲动的心情做吧。

罗丹抓住大护法的手腕,拖着他向客栈外的竹林走去。

“喂喂喂!!”大护法拼命挣扎,但身为魔法加持的他完全挣脱不开经过训练与改造的罗丹的手。

罗丹猛地站住,转过身在大护法前蹲下,拉下帽子:“你还记得我吗?”

“哇原来你那独眼是伪装啊,但你的眼睛的确是红色的。”罗丹看着打量他的大护法,头痛地扶额。“长得挺好的为什么要遮上呢?如果是女的话太子那个色狼肯定喜欢画你。”

“咳。”罗丹清咳了一声。

“好吧。”大护法诚实地摇摇头,“真不记得,难道是我以前杀了你全家,你才要追杀我的?”

罗丹转头就走。

“诶等等啊,让我再想想。”大护法眼疾手快地抓住了罗丹,“你知道的,活了这么久总会忘点事情。”

罗丹觉得指望他能想起来的自己更愚蠢。

4.

结果到最后,罗丹还是留在了大护法身边。

这是他埋藏心底的愿望,以及大护法的默认。

他是这么说的:“你把我打成重伤,我把你打死了,所以我们现在互不相欠了啊。”

罗丹是这么回答的:“好。”

5.

“那么大胆,你是疯了吗!?”大护法像一只炸毛的猫,一边瞪罗丹一边帮他包扎伤口。

罗丹突然有点想笑。

“我可以躲开的啊,躲不开就顶多是擦伤。”大护法不满地踢了他一脚,“平时也挺理智的,怎么就刚才脑袋转不过弯来呢。”

“我不会死。”大护法怎么听罗丹的声音都有点委屈。

大护法翻了个白眼,感觉同罗丹无法交流,把罗丹的帽子拽下来,恶狠狠地盯着他的眼睛:“我说的重点是这个吗?我自己可以应付过来,你硬是要帮我挡,我知道你不会死,但你又不是不会疼!”大护法说到最后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干脆闭上嘴瞪了罗丹一眼,跑到角落自己去生闷气了。

罗丹一瘸一拐地跟过去:“我会注意的,不会再让你担心。”

“谁在担心你啊!”大护法抬起头气冲冲地喊到。

罗丹看着他红透的耳朵,心情好的不得了。

6.

大护法看着旁边瘦高的身影,觉得他很不对劲。

虽然罗丹平时就沉默寡言,但遇上他问话的时候,总会答上一句,而不是从到这个地方就开始一言不发。

“喂,你怎么了。”终是忍不住,戳了戳罗丹。

罗丹沉默不语地抓上大护法的手腕,把他带到一处山坡上,终于开了口:“你还是记不起来吗?”

大护法四处环顾,映入眼帘的是青翠的树林,古朴的槐树,树下还有一口用青石板筑成的井,和破旧的村子。他不由得倒退一步,尘封的记忆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地向他袭来。

大护法僵硬地转过了头,不知何时罗丹把帽子摘了下来,红色的眼瞳一瞬不移地盯着他。

一如那年,那个小小少年白衣浴血,红色的眼眸中晶莹点点,却还是倔强地盯着他。

想到这,大护法的心软的不是一点两点,揉了揉罗丹的手背:“如果当年我坚持把你带走,你会不会之后就会过的开心一点?是我的锅,我那时还那样说你……”

罗丹蹲下来,正视着大护法,轻轻摇了摇头:“你没说错,我那时的确是执迷不悟。但现在我已有勇气直面恐惧,也不再恐惧,并且已经寻找到了我的终点。”

话音还没落,罗丹捧着大护法的脸就亲了下去。

两人的唇一触即分,罗丹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大护法:“你就是我的终点。”

大护法盯着罗丹微红的脸,笑骂了一声:“大白痴。”按着罗丹的头就亲了上去。

甘之如饴。


END

评论(34)
热度(250)

© Moncher | Powered by LOFTER